那一天的她,笑了        病友關懷志工 俊齡

             -藉此誠摯向所有關懷病友的志工們致意-

 

    九月的南台灣氣候陰晴不定,處於北高雄的我此時此刻正冒著傾盆大雨來到關懷室,開始我值班的一天。下意識用手拍落身上的雨滴,試圖想抖掉室外氣候帶來的陰霾。深沉地吸一口氣,把嘴上的笑容掛在十點十分處,我相信今天的關懷室將是一個充滿溫暖的艷陽天。

    「請問這裡是乳癌關懷室嗎?」一張充滿遲疑的面孔,略施粉妝的臉龐卻無法掩飾那一抹落寞的神情,唯一肯定的是她還年輕。

    「嗨!您好,請進來坐。」連忙拉好椅子,敏感度還不錯的我瞥到她懸在腹部的引流管,「它」告訴我她剛開完刀不久。

    「還好嗎?今天比較冷喔!」順手倒了一杯溫開水讓她潤喉。

    「嗯,還好。我今天要出院,我先生在幫我辦出院手續,病房的護理師建議我來這裡和妳們聊一聊。我也不知道要從哪裡問起,請問……」語氣透露出疲憊的她顯得有些驚惶失措,顯然有太多的「未知數」正深深的困擾著她。

    「好的,我們先從術後保健談起好不好?因為妳要出院了,在家裡照顧傷口畢竟不像在醫院來的方便。可以嗎?」帶著鼓勵的微笑握住她那略微顫抖的雙手,試圖把她不安的情緒穩住。

    是的,高雄市立聯合醫院在六樓的電梯前方成立「高雄市雙峰關懷協會」乳癌病友關懷團體,所有的志工們皆乳癌病友,關懷對象均聯合醫院的乳癌病友。服務項目包括病房探訪組和關懷室行政組,我們的關懷是全面性的從術前到術後的治療,甚至普及到追蹤期的病友,提供身、心、靈的諮詢與課程,以同理心協助病友找出情緒出口,也提供院內及院外攸關乳癌的衛教資訊,同時也積極與院 外各乳癌關懷團體友情交流,每半年有定期的聯誼活動與衛教課程。

    「老天爺跟我開了一個大玩笑!」聽到如此負面的埋怨時,我常會想到一個值得省思的問題:當妳跌倒時,妳是選擇就地坐在那裡,垂頭喪氣的報怨老天爺作弄;還是欣然接受難得的跌倒經驗?什麼才是公平?又什麼才是最好的生命態度?這其中的尺度只有自己去體認,也只有妳自己才有資格捨取其中的平衡點。

因此,當外科醫師告知妳的病情開始,你是選擇哀傷、憤怒、抱怨?抑是接受、處理、放下?選擇在於一念之間!

    我非常鼓勵病友能藉由團體治療,來撫平受創的心靈。就如大自然界的雁鳥一樣,人也同樣是群居動物,我們可以藉助同是病友的力量,突破瓶頸,迎向未來。協會的志工將每一位病友視為珍貴的生命體,以同理心來看待每一位病友,我們深信即使是一抹淺淺的微笑,也能讓處於失意的人重燃生命的動力!更在面對來自各個角落及不同背景的病友時,給予正面的鼓勵與關懷。

    「請問化療很可怕嗎?」我能深切的體認到新病友的退卻,這是病友在面對「要」與「不要」抉擇時的普遍反應。乳癌病友如我們總是走到最後一步棋時想臨陣脫逃,雖然已經知道目標在那裡,但事到臨頭卻爲自己編織許多藉口,或因不知所措感到遲疑,又再次退回原點。這時志工會和病友做良性溝通,擺脫「未知數」的恐懼。雖然面臨病痛的當下,身、心、靈皆脆弱,但無論如何還是得打起精神,認真的過每一天啊!

    「那...請問我可以吃什麼?」碰到這類問題,我們的標準答案是「營養均衡」

,當季天然的蔬果便宜又香甜,可以多攝取,另外護理站也會提供諮詢。我的淺見是既然人都已經病懨懨的,如果還不能適時的品嚐美食,那豈不是更加難過?因此只要精神好、吃得下,才是愉悅的養身之道,還有別忘了持之以恆的運動也很重要。至於心情調適方面,我覺得一個人如果有自己的興趣愛好,不妨趁治療與休養之際,重拾培養、自娛自樂,打發時間讓心情好起來!

    「我的心情亂的很,好煩!怎麼辦?」這種情緒反應是正常的。在得知罹病到決定開刀,面對治療的心路歷程的轉變是匆促的,甚至來不及反應!許多生活上的牽絆還沒安排妥當、千頭萬緒,其實只要面對「願意」的抉擇,告訴自己「準備好了」,便會激發積極前進的鬥志。要知道「麻煩」已經攤在我們面前,何不坦然加以面對?逃避只會讓我們不斷把壓力累積成山!

    「妳也是乳癌患者嗎?妳怎麼可以來當志工?不怕把難過的情緒帶回家嗎?」喔!姐妹們,身為志工的我也曾經歷負面的情緒掙扎期,「轉念」是學習的第一課。也學會明白最簡單易知的「知足常樂」的道理,學會量力而為。因為自知能力有限,所以也不會逞強攬下所有事情,因此才會有志工輪值制呀!所以姐妹們,只要妳準備好了,我們誠摯歡迎妳加入志工的行列。

    「和妳聊一聊後,我放心多了!謝謝妳提供這些衛教資料,下次回診我還會再回來。」那一天的她,笑了!

    親愛的姐妹們,學會欣賞「缺陷美」,並包容生命裡的殘缺,再難過的日子也會變的零缺點。人因「缺點」才能突顯出「完美」的重要,珍惜缺點,才能擁抱完美!

 

 

c553920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