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沒被感動到

    兒子放學回家劈頭就大眼睛對我說:「媽,今天我被圍剿!」

    我的心一陣悸動,因為自己也在市中心的一所高中當志工,對校園霸淩也略有所聞,但是不會吧?我還是以四平八穩的口氣問:「怎麼啦?」

    「我只說了『海角七號』的劇情不怎麼樣,結果就被一堆女生的口水戰殲滅了!好奇怪,我只是說出我的觀後感,不行嗎?」兒子一臉疑惑加上肢體動作,認真敘述。

    是的,其實看了六次的『海角七號』,每次有不同的感動,對我來說,它的感動是段落的,無法連串,更無法讓我有『迴腸盪氣』的澎拜。我的熟女朋友和我交換意見時,出現許多不同聲音。有人在影片中找回失去已久的感動,也有人藉由影片的通俗數落一番;有人被柴、米、油、鹽、醬、醋、茶折磨多年而失去幽默感藉由找回歡笑,當然也有人像我只選擇喜歡的片段來細細品嚐,一部電影,各取所求,也就皆大歡喜。

    這讓我拉回每當我面對新病友時的情景,如果我以同樣的內容來關懷各個不同背景的病友,那麼病友的觀感如何?是否也有不同的認同?

    一位新病友在開完刀的第二天,我來到她的病床前,在簡略的自我介紹和分享衛教內容後,她神情緩散的告訴我她也是醫院的志工,我說的的內容和她在醫院服務時和其他病人分享時的內容其實是大同小異,現在角色易位,此時的她只想知道:她還能活多久?這個問題震撼了我,顯然她被這個從未料到的『病』給嚇著了!場景拉回六年前,我也是如此問過第一時間前來關懷我的護理長,這時『同理心』便在這尷尬的氣氛中發揮了,拋開制式化的內容,因為我已經知道該如何和她促膝而談。

    有志工姐妹會和我分享她們和新病友之間的感動,也有些個案讓她們覺得得不到新病友的信任而沮喪,很重要嗎?時間會告我們答案。

    就如觀賞『海角七號』,有些觀眾看了第一遍就哭得淅瀝嘩啦,有些得買了多次門票才懂得其中劇情,由於『悟』的程度不同,自然對『感動』的要求顯然有所出入。

    分享是一種快樂,感動是情緒的芬多精,如果週遭的人對妳說:「對不起,妳感動不了我。」那麼也許她還在尋找另一種感動,錯不在於妳…。

c553920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