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再說爲我好

    曾經有人問我:萬一再復發或轉移,還會面對治療嗎?

    「ㄡ…親愛的,當然會ㄚ!」無庸置疑的回答。

    但是每當一人獨處、腦袋清醒時,會再度「反芻」這個問題,我竟然狠狠的甩甩頭,說:「不!」

    爲何「不」?不知道耶!我想大概是我的好朋友皆離我住得太遠,親近的姐姐們也都各忙各的身在國外,連最可以讓我撒嬌賴皮的媽媽也在養護中心,至於身邊的老公和兒子,也只能在我化療期間吐個半死時,呆呆的看著我捧著垃圾桶猛作嘔,卻什麼都不能幫我…,天哪!不敢往下想。

    好吧!我不帶種可以了吧?一杯從印度帶回來的「darjeeling」泡的茶水把我沖個清醒,回到理性和感性的時間,我想我會看看病理報告吧!如果有比之前的治療來的有效率和副作用低,那麼我就認了。

    仔細想想,其實害怕再度面對治療的原因是來自「滿滿的愛」,尤其這滿滿的愛是來自不懂狀況、又瞎熱心的親朋好友,這些「愛」讓我身處於「無奈」當中,真搞不清楚爲什麼一旦生病,身邊就會出現一大堆營養師,劈頭就數落:「妳看!平常就是亂吃一通,喜歡吃辣吧?你看看,怎麼說妳就是不聽,這下可被我說中了吧?」啊?命理師也竄出來了?包大人!冤枉啊!我只不過在吃麵食時,比別人多下半匙辣椒醬,再說我也不喜歡麵食…!

    所以囉!當面對愛妳的人說:「聽好,我這是爲妳好」時,妳一定要保持冷靜,思考什麼才是真的爲自己好。是放空重新塑造自己?抑或全部照單全收?一個是拋開重新輸進能量,另一個是拖著原來的身子攢蹙累積,妳選擇哪一樣?

    猶記當時進行第三次化療時,平常愛吃的我發現口腔的傷害讓我食不下嚥,平日可以接受的食物在此刻的眼裡都成了很不禮貌的稱謂「蔒」,眼見白血球的指數不斷向我抗議,我發脾氣了!開始如貪婪的野狼尋找適合自己口味的食物,妳永遠無法了解那種快感,此刻的我只想趕快脫離那瓶橘紅色的「有毒顏料」!

    於是從整個療程結束後,我懂得「同理心」的重要,每當病友姐妹們有一些「所謂」奇怪的想法時,我很開心,因為她們會在接受治療的同時,還不忘探討一些想法,好樣的!

    所以給那些「愛我」以及「我愛」的親友們,「別再說爲我好」好嗎?

c553920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